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在线配资 > 拼多多开拓扶贫新路径 贫困户共享农产品配资平台全链收益

拼多多开拓扶贫新路径 贫困户共享农产品配资平台全链收益

作者:泡棉配资平台时间:2019-06-14 21:37:33热度:71631
6月14日,在上海、云南两地政府部门的指导下,拼多多创新扶贫助农模式“多多农园”第二站落户云南文山。文山是雪莲果的主产区之一,后者是新电商推动供给侧变革的产业典

  6月14日,在上海、云南两地政府部门的指导下,拼多多创新扶贫助农模式“多多农园”第二站落户云南文山。

  文山是雪莲果的主产区之一,后者是新电商推动供给侧变革的产业典型。在拼多多的引领下,雪莲果风靡一二线城市,带动云南地区大面积种植,于2018年底突破9万亩。

  在创造新需求、“拼”出新产业的基础上,“多多农园”将推动雪莲果形成标准化作业,并且实践以农户成为全产业链的利益主体的创新分配机制。

  对此,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仇焕广教授表示:“雪莲果的兴起印证了农业增量市场的潜力,而‘多多农园’的相关实践,则为中国农业的探索提出了新的方向。”

  据悉,未来5年内,拼多多将打造1000个“多多农园”项目,实现消费端“最后一公里”直连原产地“最初一公里”。

  “拼”出来的产业

  2017年开始,每到农历七月,当第一颗雪莲果成熟的时候,云南文山州丘北县的群山间便涌入漫山遍野的收购商人,当地人将这些外来客称为“收拼多多果子的人”。

  农户们用牛车将雪莲果拉上硬化路,再由拖拉机拉至平地处的集散点——为了接近果源,商人们自发成立了封装、打包基地,雇佣乡里的劳动力进行分拣包装。

  2018年,随着雪莲果需求量加大,收购商之间的竞争进入白热化。29岁的腻脚乡村民施进刚,曾帮助一位红河州的商人组织收购工作,他看着一辆辆大型挂车进山出山,如同淘金般争分夺秒。

  从群山出发的新鲜雪莲果,被送至全国的写字楼和小区,成为4.43亿消费者的盘中餐点。在拼多多平台上,这一曾经藏于深山的水果,成了款款10万+的爆款。

  雪莲果原产于南美安第斯山脉,和土豆(马铃薯)同源。2015年,土豆成为中国第四大主粮,雪莲果则遭遇云南村民大面积弃种。

  因为淀粉含量低、热量低,雪莲果在物资匮乏年代不受重视,直到肥胖成为世界性问题时才得以翻身。

  云南是中国大陆最早种植雪莲果的地区之一。2004年,云南省农科院经济作物研究所专家李文昌,从国际引入了一批雪莲果品种,并推广至昆明周边郊县。由于和土豆一样易种植且亩产值更高,雪莲果大受农民欢迎,种植面积逐年扩大。

  激增的产量很快超过市场的需求,雪莲果开始失重下坠。“只有两广、福建地区的消费者才对雪莲果有需求,而且大多数只用来煲汤,市场规模其实很有限。”施进刚看着乡里的雪莲果被大面积替换成了辣椒和烟叶,仿佛流星般转瞬即逝。

  2016年底,一支团队来到云南文山,看到了遗落在田间地头雪莲果,并且判断出其中可能存在的市场价值。“雪莲果香脆可口,富含低聚果糖(FOS)和酚酸,具有肠道调节和帮助减肥的功效,更合理的方式是直接食用而非煲汤。”多多大学负责人蓝天表示。

  拼多多团队开始培育当地新农人,并开拓雪莲果上行路线。一年后,从文山到会泽、从宣威到蒙自……云南的雪莲果大面积脱销。

  创造全新需求 推动上游变革

  让名不见经传的水果成为风靡一二线城市的新晋“网红”,拼多多并没有用太多的时间。

  基于开拓性的交互方式和分布式AI支撑下的精准匹配,这家新电商平台被认为能有效挖掘潜在需求,迅速聚集显性需求,从而推动上游农业、制造业实现改造升级。尼尔森最新的深度研究报告显示,8成消费者计划外的消费,来自和社交相关的电商,而拼多多在该领域一骑绝尘。

  “当需求侧的聚集效应达到一定规模时,可以推动供给侧发生很多变化。”多多大学负责人蓝天表示:“农产品是一个典型,它是分散的刚需品,不太符合传统电商的‘搜索逻辑’,成熟期又特别短,很难形成大规模多对多的匹配。拼多多通过需求侧的归集效应,在短时间内形成海量供需匹配,从而创造‘两点一线’的全新农产品上行模式,甚至创造全新的市场。”

  2018年,创立3年的拼多多实现农(副)产品订单总额653亿元,成为中国最大的农产品网络零售平台之一。期间,平台累积诞生13款销售过百万单的冠军农货单品和超过600款销量10万+的爆款农货单品,开拓了包括雪莲果、百香果在内的全新市场。

  “我们将雪莲果主动呈现在系统判定的潜在消费人群面前,后者通过‘拼单’的方式迅速扩大需求量,从而带动产业实现快速增长。”蓝天表示:“拼多多对于新电商模式的开发仍处于初级阶段,我们相信,随着时间的推移,平台将推动上游孵化一大批典型案例。”

  2018年,拼多多售出超过3600万斤雪莲果,带动云南雪莲果种植面积由2016年底的6万亩,激增至2018年底的超过9万亩。电商平台销售的多为体积大、品相好的雪莲果,即便如此,拼多多单平台的销量,依旧占据云南雪莲果整体产量超过20%。

  “优质雪莲果供不应求,农民扩种的趋势非常明显。”云南省农科院经济作物研究所专家李文昌分析表示。

  文山的“新疆雪莲果”

  雪莲果是新电商模式中一个特殊案例,拼多多团队认为,它在一定程度上超出了平台“新农人直连农户”体系的把控。

  拼多多年销480万单雪莲果的同时,这场盛宴也蔓延至全电商平台,使之成为最受欢迎的网红水果之一。巨大的增量市场引发收购商蜂拥而至,即便是拼多多的订单中,平台一手培养的新农人,也仅占很小的比例。

  收购商和农户之间开始了市场博弈,后者无疑处于下风。“雪莲果地头收购价是0.5元/公斤,代办费0.1元/公斤,物流成本1元/公斤,耗材、人工在0.6元/公斤。平台销售价格超过4元/公斤,收购商的毛利润在1.8元/公斤左右。”一位商家表示。

  施进刚对此表示困惑:农民出地、出劳动力,几乎贯穿了送上物流车的全部过程,而且雪莲果是直接送到消费者手里,为什么站在田边的收购商,分配占比超过农户?

  “不止是我,乡亲们手机里都有拼多多,大家都能看到雪莲果的价格。”施进刚表示:“但是没办法,村里懂电商的人很少,更不会运营,有时候商家竞争激烈,收购价格涨1毛钱,大家就很满意了。”

  村民的困惑不止于此。作为新物种,由于普世观念中“雪莲”更应该配上“天山”,文山地区的雪莲果常被包装成为新疆出品,以适应消费者“原产地正宗”的需求。

  “创造需求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。农业仍然是受流通环节制约最严重的行业,贡献主要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的农民,始终处于价值链条的底端。”多多大学负责人蓝天表示:“此外,由于普遍冗长的供应链条,农产品源头把控不强,中国真正的农产品品牌,至今屈指可数。”

  在引入雪莲果的李文昌看来,产业亟需解决的问题,不是利益分配,而是粗放式经营所致的亩产值下降。“雪莲果的需求增长太快,各项标准尚未确立。农户多采用原始的种植方法,导致雪莲果废果率高、抵御极端气候和病虫害能力不足,严重影响农民增收。”李文昌表示:“收购商往往只分拣大且品相好看的雪莲果,更多的中小果只能贱价出售。”

  优质的雪莲果

  2019年春节刚过,雪莲果的新苗还未种下,文山丘北县提前迎来外来客。3月,拼多多“多多农园”小组来到丘北,在上海、云南两地政府的指导下,探索当地产销一体化体系的构建。

  “作为农产品上行的引领者之一,拼多多背负升级产业的责任。雪莲果作为‘拼’出来的产业,平台更是责无旁贷。因此,‘多多农园’立项之初,我们便将雪莲果设为攻坚目标。”拼多多方面表示。

  据悉,“多多农园”是由拼多多发起的探索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机制性衔接的创新模式,通过“多多农园”,拼多多将实现消费端“最后一公里”和原产地“最初一公里”直连,为4亿消费者提供平价高质农产品的同时,更快速有效带动深度贫困地区农产品上行。

  今年4月21日,“多多农园”首站落户云南保山,带领当地傈僳族村民探索咖啡产业的源头革命。

  4月26日,在上海、云南主要领导的见证下,拼多多与云南省政府正式签署《战略合作框架协议》,将大力推进云南特色农产品上行工作,构建种植、加工、营销一体化扶贫兴农产业链条。未来5年内,拼多多将推动100个“多多农园”项目落地云南,覆盖500个贫困村,培养5000名云南本土农村电商人才,孵化和打造100个云南特色农产品品牌。

  按照项目规划,2019年,“多多农园”将在云南推进5个示范项目,分别涉及咖啡、雪莲果、茶叶、坚果,以及蔬菜。

  相较其他产业,雪莲果已经形成大规模的产地直供业态,具备良好的改造条件。拼多多团队的主要任务,是建立新的产业平衡机制,让农户成为产业链利益主体;并且通过推动新的标准化作业方式,提升雪莲果亩产值,打造丘北特色品牌。

  将雪莲果系统性引入云南的李文昌,跟随拼多多一同抵达丘北,他正和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经济作物研究所的另外9位专家一起,对雪莲果生产种植环节进行全面升级。

  “雪莲果作为近年来兴起的舶来品,缺乏相应的国家标准和地方标准。农户的栽培水平差异大,商品性和外观品质普遍不高。”李文昌表示:“另一方面,雪莲果的食用价值已经得到现代药理学的实验证明,具备再加工的条件。团队将深入开展雪莲果加工技术研究,提升其产品附加值。”

  目前,拼多多已经联合云南农科院经济作物研究所,发起制定申报雪莲果种植地方/国家行业标准——这也是云南首个由电商平台联合发起的农产品标准。

  “云南农科院经济作物研究所是国内最早研究雪莲果的科研院所,拼多多是中国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之一,雪莲果是‘拼’出来的产业带,由双方联合制定和申报国家行业标准,可以更好地推动雪莲果产业可持续发展。”李文昌表示。

  从选择品种、改良土壤,到改进种植方式、提升管护水平,李文昌团队将打造一整套标准化体系。

  “我们希望和专家们一起,让丘北成为‘最好的雪莲果’的出产地,树立区域性品牌标识。”蓝天表示:“‘多多农园’的每一次落地,都将致力于建立特色品牌,打破农产品‘有产地、无品牌’的怪圈,为产区、为农户创造更多价值。”

 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仇焕广教授认为:拼多多创新的农产品上行体系,对于建设高效的现代化农业产业链具有重要参考价值。“拼多多在农产区‘最初一公里’的建设卓有成效,为农户直接对接大市场提供了可能。这种源头把控的模式,不仅惠及供需两端,也是建立更高农业作业标准、提升农产品附加值的先决条件。”

  1000家“农户公司”

  “最好的雪莲果”以及基于该理念创建的品牌,将成为丘北县农户的集体财产。专家团队耕作于田间的同时,丘北的村民们,正于课堂汲取知识。

  6月上旬,由中国农业大学和多多大学共同创办的公开课落地丘北,多位专家深入浅出地为学员讲解了现代农业种植、流通,以及以财务、电商运营为核心的市场化知识。据悉,这类公开课以周为单位,将贯穿全年,遍及云南省各州县。

  “参与授课后深深地感受到,很多农户有强烈改变生活现状的意愿,但以前很少有专门针对贫困地区农户、系统讲解农产品流通和电商化运营的课程。因此,我们非常期待能帮助当地农户摆脱制约,创造更多属于自己的价值。”中国农业大学教授王增利表示。

  公开课上,舒跃文和施进刚做满了笔记。在经过近2个月的沟通和考察后,这两个头脑灵活的年轻人,被选定为丘北“新农商”机制的生力军。

  “新农商”机制是以档卡户为集合的合作社为主体,建立农货上行和品牌培育新模式,也是“多多农园”最大的挑战。该模式中,拼多多提供资金、技术和渠道支持,大规模培育本土青年成为“新农人”带头人,后者按合约持有分红权限,剩余利益全部归属档卡户。

  “通过‘新农商’机制,拼多多将重点探索如何让农人变农商,让农村有现代化企业。只有让农户成为产销加工一体化的主体,才能实现人才乡土化、产业持久化、利益农户化。”蓝天表示。

  6月,腻脚乡新农商公司正式成立,4个贫困村141位建档立卡贫困户,成为首批签约新农商。随着项目的推进,该公司预计将覆盖腻脚乡55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共计2523人。

  档卡户将无偿成为新农商公司的“股东”,并享有一系列优先条款:新农商公司需优先收购成员村民的农产品,成员则可以任意选择销售对象;公司的所有运营利润,都面向集体新农商分红,确保其在收购款的基础上,有更多额外收益,不再局限于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收入;随着公司规模扩大,将逐渐覆盖更多农产品和农副产品,“股东”始终保有均等分红的权利。

  雪莲果新苗一簇簇地破土而出,新农商公司也正加紧落实品牌与店铺名称,将在包括拼多多在内的多个电商平台展开运营。据悉,项目初期,拼多多将会对新农商公司进行,扶持和营销扶持;中期形成较为稳定的第三方“代服务”机制;后期则逐渐退出,合作社全权掌控,并由当地政府确保利益分配依规进行。

  “未来5年内,拼多多将于云南等8个省及自治区落地1000个‘多多农园’示范项目,期间,我们也希望培育1000个规模化的新农商公司。”蓝天表示。

  对此,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仇焕广教授分析表示:“‘多多农园’是需求推动供给的典型。这个实验体仍处于探索和完善阶段,但它切实命中了‘人才留存’和‘利益分配’这两个当下农产区最核心的问题。如果‘多多农园’能完成预设目标,不仅将缔造企业参与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的标杆,更将推动更多农产业发生巨大变化。”